制言网-读书 · 生活 · 思想
读书,让生活与思想同行

哈啰,亲爱的陌生人

哈啰,亲爱的陌生人

文/绮欧‧史塔克

为什么要与陌生人接触?与陌生人说话,就像在一成不变的日常步调中增添了美丽且充满惊喜的插曲。你改变了自己的视角,产生了短暂却有意义的连结;你会发现一些新的、你以为已经知道答案的问题;你会开始丢掉「人与人之间总是会怀疑彼此」这种想法。

「你好吗?」老板踩在储货梯子上跟我打招呼。

「不错啊,」我回答,「等我吃到美味的三明治,还会更好!」

老板听了大笑,转头去拿货架上的罐头。

「那,你好吗?」我问。

老板转过身,「我吗?看到你来店里,让我有了美好的一天。」他微微弯腰,脸上带着微笑。感受到老板的善意,我也开心地接受这样的赞美。他接着问,「妳今天休假吗?」我穿得比较休闲,他会这么问很正常。

「嗯,我是作家,我的工作就是坐在电脑前。」我比了一个打字的手势。

老板问我在写些什么。

「是一本关于与陌生人接触的书。」

与从未谋面的人说话,就像一场冒险。这是属于我的快乐、我的叛逆、也是我的解放,这就是我生活的方式。

为什么要与陌生人接触?与陌生人说话,就像在一成不变的日常步调中增添了美丽且充满惊喜的插曲。你改变了自己的视角,产生了短暂却有意义的连结;你会发现一些新的、你以为已经知道答案的问题;你会开始丢掉「人与人之间总是会怀疑彼此」这种想法。

当我探讨与陌生人的对话时,我指的是开放、尊重且真心的互动。你接下来将读到的内容,绝不会鼓励任何令人讨厌或是恶意的街头骚扰行为,这种行为会破坏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感,也绝不是人性最美好的展现。针对性地、单方面地把自己的意见砸向陌生人,其实也是一种暴力。例如发出嘘声、攻击性的言词、对别人的外表品头论足、嘲笑、间接与直接的威胁等。

一般人在这些情况都不会愿意继续互动。如果一直碰到这种行为,会让大家更不愿意信任陌生人。身为一位「街头公民」(citizen of the street),你有两个责任。第一,保持亲切体贴,尊重他人。第二,看到这些言语或肢体上的野蛮举动,只要你判断立即发声不会让情况更糟,就应该勇敢表达抗议。大声点出这些麻烦制造者、仇恨和骚扰者,帮每个人放心在公共场合与陌生人产生正向互动。野蛮的骚扰行为,你不该做,也不该放任不管。

如果看完这本书,你只能记得一件事,那么请记得:跟陌生人讲话对你绝对有好处。跟陌生人交谈是日常中美妙的插曲。走在街上、搭公车、在杂货店买东西、在博物馆漫游、在公园的长凳上放空或者在大排长龙的队伍中等待时,如果有预期之外的事发生,你的注意力会全面启动,让你重新意识到外在的世界,就好像一下子清醒过来、看见全新的世界。跟陌生人互动时,你已经走出自己脑中封闭的小世界,大脑脱离自动驾驶功能,不再只是无意识地从甲地移动到乙地。那个瞬间,你的存在变得更真实。你会真的体认到活在当下的感觉,深深觉察到自己的生命力。

同时,你也真正与外界产生联系。与陌生人对话可以满足人类很关键的一种需求,你可能一直以为只有熟人才能带给你这样的感觉。

巧遇的亲密感

这种需求就叫做亲密感(intimacy)。生活中如果缺乏亲密感,缺乏连结、归属感、与他人的紧密关系,我们会过得很痛苦。我们对亲密关系的定义通常是家人、朋友、伴侣、导师甚至是听我们告解的神父,我们和这些人彼此认识、经常见面,分开时也会想念彼此,和这些人相处很自在。这些关系就像一条长长的线,将我们紧紧系在一起。

不过,亲密感其实比你想像得更宽广。还有另一种亲密关系,通常只会短暂地把我们聚在一起,不久就消失无踪。即使本质上稍纵即逝,却不会影响彼此共同经历、那片刻的亲密:卸下心防、坦承以对,在心中产生有意义的共鸣,这就是「巧遇的亲密感」(street intimacy)。

如果够幸运的话,你可以在与陌生人的互动中找到这种亲密感。如果亲密感的定义是私人、隐密的,那么巧遇的亲密感就是公众、开放的。走在人行道上,跟路过的人点头致意;搭地铁时,与坐在旁边的乘客眼神短暂交会,说声「哈啰」;搭电梯时,让其他人先出去,对最后一个人说「别急,慢慢来」。生活中有很多小地方,你会发现不认识的人之间,还是会产生短暂的情感连结。

我有一位朋友,曾在30年前搭上一班列车,当时列车还停在车站内。不久后,另一班列车也在对面月台停了下来,停在同样的地方。就在那个当下,她与对面车上的一位男士眼神交会,当车门关上时,他们彼此挥手道别。那短暂的交会让她深受感动,至今依然难忘。对她来说,与陌生人互动的那一瞬间是真实且美好的。他们不必彼此认识,只是人与人之间最简单的互动就已足够。

我看见了你

由此可见,其实与陌生人产生短暂的连结并不需要花太多力气。彼此互换一个眼神、一些轻松的谈话,都能让人感到开心,甚至深深烙印在记忆里,因为有人注意到你的存在,与你说话。有人看见了你。

我们平常会直觉地说一些例行性、没什么特别意义的话,例如「你好吗?」、「早安」、「天气真不错,对吧?」、「慢慢来」、「你觉得如何? 」、「嗨,美女(Hi, mami)」、「你好吗?(Como estas?)」。

语言学家称这种对话为社交性质的沟通(phatic communication),这些句子在语意上没有太大价值,目的也不是传达事实或是重要的事,却拥有相当重要的社会价值。这些看似空洞的句子不仅用在陌生人之间,一般熟人也会使用,它们真正的涵义其实是:哈啰,我看到你了。看起来只是简单的问候对答,却能带来单纯的快乐与认同感。我们真正希望的不是一个回应,而是想要确认彼此的存在。这可不是件小事。

你可以培养习惯,遇到人就简单地问候聊天,这个小习惯将会完全改变你的生活。曾经有人做过实验,请到星巴克买咖啡的客人与店员热络地像熟人一样聊天,或是完全不跟店员说话。实验发现,选择与店员聊天的客人在离开星巴克时,会有比较正面的感受。同样的,也有实验测试通勤族,要求他们与陌生人讲话或是完全不讲话。

另外也有实验研究一群在等候室准备参加心理实验的人,受试者以为自己只是在等待实验开始,但真正的实验就是在观察受试者在等待室的互动。实验发现,一般而言,即使受试者原本没有意愿,只要与陌生人说话,他们都会变得比较愉快。这是多么惊人的发现!这些短暂的连结,也就是学者所说的「最小社会互动」(Minimal Social Interactions),竟能让我们感觉到如此真实的连结。这种感受,真的可以满足人类的基本社交需求。

情人节这一天,地铁里人潮拥挤,有人看起来幸福洋溢,有人愁容满面,但没有人是冷冰冰的,毫无表情。我挤进中间的一个位子,旁边坐着一位身材矮胖、留着平头的男人,他的眼神很和善。看我坐下来,他稍微挪了一下位置,但还是占据了我一半的座位。

「我很抱歉,」他用非常温和的声音跟我说,「我下一站就下车了,我今天身体真的很不舒服,所以才会一直用这样的姿势坐着。」

「没关系的,」我说,「我的位子还够。」我转向他,看着他的眼睛,微笑着对他说。我希望他知道,我真的不介意。

他看了我一下,说:「妳知道吗,我没有情人,但没关系。到了我这把年纪,爱就是我的情人,单纯的爱。你可以和家人、姑姑、兄弟、宠物、表亲分享爱,你可以和每个人分享爱。」

「我们还可以分享座位,」我接着说。

「看,这是不是很美好?情人节快乐。」随着地铁慢慢驶进车站,他也起身准备下车。

解除自我的防护罩

城市充满了许多邂逅的机会,但城市也充满了杂讯、焦躁及不安,充满攻击及伤害,充满冷漠。巧遇的亲密感之所以特别,正是因为它难以预料,也不是无意识的机械化行为,住在城市中的人们一直以来也不会自动地预期这样的接触。

当你披上外套,走出家门,就像同时用防护罩盖住你的内心世界,形成了一层细微、无形的界线,让不认识的人无法触及你的内心。如果没有这层外衣的保护,人际关系会显得很脆弱。就算有人从你身边走过,或因为某种理由而和你有了互动,也不代表你必须让他们进入你的内心世界。但其实我们有着很矛盾的渴望:我们希望被看见,同时又希望保持低调,我们想要被认识,又希望默默无名。在每一次互动中,这条界线的宽度,会被一次又一次地修正。我们会关上内心的门,然后打开;打开之后,又再次关上。

有时候,当你与陌生人交谈时,你不只是参与了一段简短的谈话,还能真正窥见他人的内心世界。这样的机会正是与陌生人相处让我们感到愉快的一个原因。我们呈现在陌生人面前的脸,就像一层精密的薄膜,有时可以穿透,有时不行。有时只要稍稍尝试,就能跨越这道藩篱。

本文摘自天下杂志出版《每一天的街头冒险-解读现代都市生活各种趣味潜规则》

分享到:更多 (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