制言网-读书 · 生活 · 思想
读书,让生活与思想同行

老师、社工师24小时为学生服务…这不是“无私奉献”,而是“情绪过劳”!

chen-yongyi

从主舞台一路风靡到第二舞台,台湾中央大学心理学陈永仪教授拨开大家对「情绪」的既定想像。

文/魏妤庭 

我们每天都有情绪,却鲜少注意到它,甚至常听到「你不要情绪这么多好不好」的提醒。情绪,好像不是个好东西,非常需要人的自主管理,但真的是这样吗?

过往经验影响情绪感受

根据保罗· 艾克曼的研究,人类有六种基本情绪:高兴、悲伤、生气、恐惧、惊讶与恶心。而人们受到过往经验的影响,对于某一些情绪能清楚辨认,某一些仅有模糊的感受。

教授举了个华尔街高阶女主管的例子。女主管长期身处男性为主的工作环境,让她认为不宜展露恐惧与悲伤,遇到困难必须坚强示人。因为工作压力大,找陈教授咨询,有一次她谈到与丈夫的严重冲突,「你的感觉是什么?」教授问,「我除了生气还是生气啊,他怎么可以这样对我。」

长期研究情绪的教授,判断这样的感受与反应可能在下一次冲突时衍生更严重的状况,开始协助她练习面对类似事件时,务必拨给119求救。当发生第二次争吵,丈夫亮刀对峙,女主管因为平常的练习,犹豫几秒后拨119避免了一桩悲剧。这位女主管的案例显示,因为她平时不能展露被视为女性特质的恐惧与悲伤,这类情绪被长期忽视,因此遭遇问题时情绪反应多半被解读为生气。

教授用主题统觉测验(Thematic Apperception Test)的方式展示下列图片,让大家体会经验影响情绪反应是怎么回事:

thematic-apperception-test

「你觉得这个小男生的感觉是什么?」教授问大家。「悲伤,小提琴坏了、不想练琴。」

「烦躁,不想练琴、想练的歌练不好、想睡觉、琴坏了不知道怎么跟爸妈说。」

教授分享这个实验在华裔与非裔的测验结果,前者说:「他感觉烦躁,因为不想练琴。」后者说:「似乎很悲伤,因为没钱买琴练。」一张中性的图,反应出解读者的想法、背景与经验,看似客观的描述,其实不然。

记忆交集创造情绪,人无真正客观感受

换下一张投影片,「有感觉吗?那下一张呢?」教授问

sekuai

就资讯组成来说,中国台湾、甘比亚、中国、日本等国旗都应该只是色块组合,红色与蓝色方块、白色的圆形与三角形、黄色的星星、红蓝绿白长方形,或者就是红色的圆。但仔细观察自己看到这些图像的反应,一定会有点不一样。为什么有些国旗你会比较有感,有些却不会?

事件引发情绪,情绪之后才是反应,因为这些图案有一些你的经历在里面,所以才会有感。人没有真正的「客观感受」,没有过往的交集就没有想法,也不会有感觉,经验一旦发生,下一次再遇到,就不再是全然客观的状态。

感受情绪:从正向、中性、负向开始

「感觉」可以练习,人不可能没有情绪,除非每一件事情都符合预期。多数时候只是因为鲜少注意,而搞不清楚自己的感受而已。情绪感知力弱当然没有立即的危险,但却是个体身心发展重要的一环。

人们可以透过内观(mindfulness)知道自己的感受,能更细腻的察觉自己的喜好,进而厘清对事情的态度与应变。教授建议想要练习的朋友「问自己,你的感觉是正向的、中性的,还是负向的?大家可以在一天结束时,睡前想一下今天情绪的起伏。」

「中性」就是没感觉,出现情绪多半会是正面或负面的状态,内观的时候注意什么让你流泪、什么让你开怀,不见得每一个时刻都有感受。不只正面情绪有助身心健康,负面情绪其实也可以。每个人状况不同,没有所谓最健康的正、负面情绪比例,只有自己最清楚对不同事情的情绪反应,最重要的就是「不刻意」。

这样的练习也能排除情绪认知障碍:

第一步、自然接受情绪,不刻意处理,透过生理反应、周围线索认识情绪,练习感受不同情况下是否有类似的情绪反应。

第二步、判断情绪是正向、中性还是负面的,再逐渐细分成六种情绪。

第三步、问自己,那个当下为什么会有如此的情绪反应,最后才细究原因。像是某一个电影片段可能让你流泪,接着可以问自己这是正面或负面的感受,再细分是快乐、难过或讨厌。

越早体验不同情绪,弹性越大

「有心碎过的举手?」教授问,现场只有1/3的观众有过,「天啊!这虽然很痛,却是任何经验都换不来的。」经验感受一体两面,就算是心碎的时刻,也会有很美好的回忆,对于记忆,人们的感受是复杂的,让人想起脑筋急转弯中的莱莉进入青春期时,感受也开始变得混杂,苦的经常杂揉甜美,心碎的感觉想必也是如此。面对它会比用其他事情分散注意力,还要容易克服,逃避它反而会有其他负作用。

现在大学生的交往经验贫乏,在教授做的一份调查中,约一半大三以上学生没有交往经验。心碎、失败、被拒绝的经验都需要练习,越早体会,面对挫折的弹性越大,「我常说小朋友学滑雪最好了,因为他离地面比较近,跌跤比较不会痛。越小经历种负面感受,越有信心可以走过。」所以我们不应该逃避那些属于个人的宝贵情绪。

负面情绪跟失败多少有点关系,我们对于负面情绪的排拒,是否跟社会环境对于「失败」的否定有关?陈永仪老师认为对失败的负面看法,压缩我们尝试与失败的空间,但这样的生活相对的也缺乏感受失败与再成功。没有探索的人生,少了对一些感觉的体会,其实很可惜。

情绪属自然,不需反应过度

一位从事教育工作的观众询问:「我们对情绪觉察的过往经历是否过度关注?」教授认为作为一名社工、心理师、或是教育工作者确实有这样的可能,处理上要分成两块:

1.专业判断与个人感受要分开。许多受到表扬的教师、社工师等,他们获奖原因经常是「无私奉献」,将自己个人的时间与精力都投注在处理个案需求上,像是24小时的学生服务,但这其实是个人与专业混淆的现象。

2.察觉情绪与处理情绪是两阶段的事。察觉到情绪,不代表要行动,可以先持续观察,除非经常出现变成问题,进入专业必须处理与解决的范畴,才需要积极处理。

对付负面情绪,从顾好自己开始

面对周遭朋友、家中成员的负面情绪应该怎么处理?心理诊疗这种事因为太过个人,所以无法由人代为处理,不像外科医生手术完就结束,外力迫使治疗的有效程度通常不会太高。

我们虽然没有办法改变别人,但是人作为群聚的动物,会受到周围外在反应的影响,「我无法改变你,但我可以改变我回应你的方式,让你必需要回应我。就像跳舞,一个舞者的脚步改变,另外一个人也要回应。」教授建议处理他人负面情绪最好的方式就是先顾好自己,唯有自己强壮,才有余力回应别人的情绪。

情绪,是人们生理机制中很细腻的存在,感受可以练习,还可以渐进式的练习,对自我情绪觉察越深刻,也会对自我状态有更多理解。座谈结束,陈永仪教授获得如雷掌声,她的分享想必对许多人来说非常受用,甚至是改变自己的开始。

(来源:商业周刊

分享到:更多 (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